猿砬粗き厙硊

19靡苤悝汜咭湍諺掛掩排赻喲嫉嫖 扡岈諒呇掩棗

晤憮: admin 懂埭: 帤眭 奀潔: 2017-07-11 22:00:53
囀楙肫:  19靡苤悝汜咭湍諺掛掩排赻喲嫉嫖 扡岈諒呇掩棗,樓Ч絨勤福盚尤鰽鐘黖,喃煦楷閨儂壽馱頗﹜僕ч芶﹜蜀薊﹜苀桵脹佸鮹攫斲肢絢芛昢福稊壧,婓庈眻儂壽旮踸肪境婠秉鮽鯓腎斲晌肯壨秈硜搧警陬饑福睌煙蔇枅妗

19靡苤悝汜咭湍諺掛掩排赻喲嫉嫖 扡岈諒呇掩棗,樓Ч絨勤福盚尤鰽鐘黖慫炯銩硊Ⅲ蚖壽馱頗﹜僕ч芶﹜蜀薊﹜苀桵脹佸鮹攫斲肢絢芛昢福稊壧瓊皈硱倗掩壽旮踸肪境婠秉鮽鯓腎斲晌肯壨秈硜搧警陬饑福睌煙蔇枅妗犛魂雄﹝

拸蹦岆厙鏍侕﹜厙釐ぱ摯薹ㄛ遜岆厙桴杅講眕摯陓洘趙楷桯硌杅脹嗣砐硌梓ㄛ涳蔬歙弇蹈姘ヶ蹈﹝﹛﹛珅飭翅繵眶騷侍槢賜侕親童盈漈鷅I荋衄+埰噫鷁飄驞謑狡芠鉻帝銑灥牯亶蹉ㄛ竭蚥凅ㄛ衄柲竘薯ㄛ祥躺囀螻ㄛ珩衄秷覺ㄛ眈陓岆帤懂弊鏍絨腔隴欶晁ョ

﹛﹛假閣吽佸鵙葬萵贈抎酗吽痴げ域翋恔灃懂滷簆麾瘋黃庇佪痤騵挳僇帎滹盃鍶梬嘟й矽諮鷍褪黃庇佪痤齟嬣疚汛隀狡度暱雇薸鶳順婘鞶皆疝G僕珛ㄛ猁棻輛憩珛﹝忑珂佽睿す腔鳴圈﹝

§撈妏坴綴懂膝膝巠茼賸ㄛ※珩剒猁抇洃絞華腔恅趙﹜跁諒脹ㄛ衄奀緊遜岆頗童陑俴峈岆瘁磁巠§﹝■唐寶民王元化先生是一位在國內外享有盛譽的學者、思想家、文藝理論家。解放初期的一天,他忽然接到了復旦大學的通知--聘請他到復旦大學兼課,因此,王元化就成了復旦大學的兼職教授。復旦大學是怎麼想到要聘請王元化做兼職教授的呢?王元化一直不知道。直到多年以後,他讀到了唐弢先生的《狂狷人生》,才恍然大悟:「最近讀到前幾年唐弢先生為紀念紹虞先生而作的《狂狷人生》,我才知道建國初復旦中文系聘我去兼課是出於紹虞先生的舉薦。那時我們並無來往,後來紹虞先生也未向我提及此事。」據王元化在《記郭紹虞》一文中記載,二人從六十年代初就開始了交往:「我向紹虞先生請教問學,始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由此可見,二人的交往時間很長,可是,在那麼長的時間裡,郭紹虞先生對於自己曾經向復旦大學推薦過王元化一事卻隻字未提。類似的事,在史學家陳寅恪身上也發生過,而且至少發生過兩次:著名歷史學家勞干早年畢業後,進入中央研究院史語所工作,傅斯年是他的上司。1949年,勞干去了台灣,仍在史語所任職,傅斯年因病去世後,他參加了傅斯年遺稿的整理工作,有一天,他在傅斯年留下的一本書中看到了一張便條,是陳寅恪先生寫給傅斯年的,便條的內容,是陳寅恪向傅斯年推薦勞干,勞干看了這張便條後,感動萬分,因為此前,他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與陳寅恪交往多年,陳寅恪也從來沒向他提起過,如果不是這次偶然的發現,他永遠也不會知道陳寅恪曾經默默地幫助過自己,他因此對陳寅恪更加充滿了敬意。歷史學家王永興教授是陳寅恪的弟子,上個世紀四十年代,王永興曾在清華大學任講師。1990年,清華大學紀念陳寅恪先生百年誕辰學術討論會出版了一套「紀念文集」,有一天,王永興查閱清華校史檔案,無意中發現了一封信,寫信的日期是1947年,是陳寅恪給當時的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的信,信的內容,是希望梅校長為王永興解決住房問題:「思維再三,非將房屋問題解決不可」,否則「弟於心亦深覺不安」......王永興拜讀罷這封信後,「大夢初醒,悲感萬分」,因為這件事陳寅恪從來沒有向王永興說過。後來,王永興寫了《種花留與後來人》一文,表達了對陳寅恪先生的感激之情。一般的人,在給了別人幫助後,就會邀功買賞、炫耀自己的功勞,但郭紹虞和陳寅恪兩位先生卻對幫助過別人的事隻字不提;幫助別人,但施恩不圖報,這就是大師做人的境界。這種境界,使他們的人格修為達到了令人仰望的高度,也從另一個角度為我們詮釋了「大師」兩個字的真正含義。

(奻夥堁)恅梒絳黍ㄩ奻漆赻輔或儮搟享牬ˋじ撕揧砦搟拄堸欀輛腔荎弊豐嗟赻鄙妢痔昜奩※鏢橈ㄩ甜準岍賜藺掁縑敗組圖鄸縛10堎25梪襏稊埴往嫊1還桯泆轎煤勤鼠笲羲溫﹝

菴ㄛ猁邈善※笥絨§涴跺跦掛﹝湮璩瓮痴げ域絨郪萵抎暮睫膘す賡庄佽ㄛ瓮爵眈樟堤怢賸嘆療斐陔斐珛﹜わ珛累揣昜霜珨桴宒督昢脹淉習ㄛ洷咡質翑誑薊厙蔚絞華腔杻伎觼萵莉こ芢賡堤央

芛渴陰簽﹜褐笮賑啣腔※苤も憐§詢僅閉徹5譙ㄛ囀蚾閉徹3勀衡LED腑邐ㄛ4梠縳趧眢撜尕情停婽元蝖情健袺擭獺掉陛匾△偉芋啟酴蟫仱晅窔瞨珍欴柲竘佼掉楛疥鷖鷥恣ㄐ﹛2013爛3堎17掁疢偷す婓菴坋媼趣姘佸騑桶湮頗菴珨棒頗祜奻腔蔡趕﹛﹛笢弊襞寥跦善菁岆佸騊鏽峉炳寪踳蘀譣擦褥佸魊棵舜痑炳寪貒辣玴糾佸鵋鼽ㄐ

弊暱壽炵腔笭陑猁俇度肫け諸д奏媋齮牴墓郕亶今鐃煉臥腄ㄐ情﹛﹋袑鶼峙匾=曀纂啡組菕掙閨倞籀謬傮齪ㄛ2003爛ㄛ腕善瓮淉葬腔淉習盓厥綴傖蕾賸菴媼跺換炾苤郪ㄛ傖埜輛輴媕齔麵役ˊ靇邾胱倳彷4跺堎ㄛ甜③懂橾佌抴騧珚駘飺秶驉

--回顧習主席視察香港系列社評之一習主席6月29日到7月1日視察香港,短短49小時內出席多達20場活動,其間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為香港未來指路引航。在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暨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中,習主席指出,要把「一國兩制」落實得更好,需要堅持「四個始終」。其中第一個始終,是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係。「一國」居於前提地位,是香港憲制地位決定的;「兩制」是在「一國」基礎上的制度安排,是為了在香港回歸後保留香港社會的特有優勢,繼續保持繁榮穩定。目前香港社會中有一部分人對此存有模糊認識,極個別人甚至推動「港獨」、「自治」,如果不及時正本清源,在市民心中擺正「一國」和「兩制」的關係,將來最受損害的,必定是香港和廣大市民。習主席指出,「一國」是根,根深才能葉茂;「一國」是本,本固才能枝榮,形象生動地點出了「一國」與「兩制」之間的先後和主次關係。「一國」處於前提地位,是顯而易見的。香港回歸是解決歷史遺留問題,讓被割讓的土地回到祖國懷抱。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因此,「一國」順理成章是回歸後香港最基本的憲制地位,是香港社會的「根」和「本」。「兩制」則是因應香港在特殊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制度特殊性,為了讓香港繼續發揮特有優勢、保持繁榮穩定,而採取的一種前無古人的特殊制度設計。「一國」是香港地位的根本點,也是「兩制」安排的前提。如果沒有「一國」,「兩制」根本無從談起。強調「一國」原則,強調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之間的先後、主次關係,並非是什麼中央收緊了對港政策,而是重申從香港回歸那一刻起就應該奉行的原則,是闡述「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習主席在香港回歸20周年時重申這個問題,是由於香港社會有一部分人士,對「一國兩制」關係存在模糊、片面認識,有人以為「一國」只是虛無的概念,「兩制」才是具體的現實。過去幾年,極少數政治勢力利用部分人的模糊認識,挑動分離主義情緒,甚至公開打出「港獨」的旗號,宣揚分裂主張。這些都對「一國兩制」造成嚴重衝擊,不僅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也嚴重損害香港社會的根本利益。如果不及時激濁揚清,遏止這種分離傾向,讓廣大香港市民明辨是非,就勢必嚴重影響國家和香港特區關係,造成香港社會更大的對立和撕裂,屆時受損害最大的,將是香港社會和廣大市民。從這個意義上說,習主席強調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係,是對香港最大的關心和愛護。同時,習主席也強調:在「一國」的基礎之上,「兩制」的關係應該也完全可以做到和諧相處、相互促進。這就清晰地闡明了兩者之間並非互相排斥,而是能夠互動互補。回歸20年來,中央一直尊重香港的差異性,倚重香港的獨特性,希望能夠發揮香港的獨特優勢,讓香港繼續保持繁榮穩定,並一如既往地為國家現代化建設作出貢獻。只要不是損害國家利益以及衝擊底線的行為,國家都能夠包容。因此,港人應按照習主席指出的「三個相信」,對「一國兩制」保持堅定的信心。總體而言,「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其實並不複雜,只要搞清楚其主次、先後等重要內涵,並在實踐過程中,始終牢固樹立「一國」意識,堅守「一國」原則;同時,繼續保持香港的「兩制」特色,充分發揮「兩制」優勢,就可以做到準確把握,兩不偏廢。在這個原則的指導之下,香港這棵大樹就能夠本固枝榮、根深葉茂。祥徹ㄛ僇襓閩棱簆麾盈甂銘й遞準都ぱ籵腔岈①ㄛ珨跺諒郤馱釬氪鴃賸眥孮奧眒﹝

斕褫夔珩炰辣ㄩ
郔輪載陔